Thomas L.Friedman在2005年出版了《地球是平的》一书。在书中,Thomas L.Friedman以独特的视角阐述了世界正在变平的过程,这本书出版在世界经济刚刚跨入21世纪的第5年,符合当时新技术、新的商业模式等因素带来的全球化的过程。尽管这本书到今年已经出版近15年了,但是“世界是平的”的趋势并没有停下脚步,新的技术也比当年发展得更快了,全球经济格局也在过去十多年里出现了新的变化。

  在映魅咨询发布的《2018年年度全球教育科技创业投资报告》中,有这么一张图,这张图描述了在过去的数年里,全球教育产业在资本和产品的流动路线。教育的全球化市场发展在今天已经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了。

  那么,在多年前呢?中国的教育出海几乎没有人提起。在早期阶段,资本可以说是中国教育出海的第一波尝鲜者。不能说当时的教育出海都带有明确的目的,但是的确有的公司从关注海外教育公司中得到了可观的回报。

  2015年11月,网龙公司宣布以1.3亿美元价格全资收购英国的教育科技公司普罗米休斯(Promethean)。以当时的金额来看,1.3亿美元的确是当时中国公司收购海外教育公司的很大的一笔投资。但是通过收购,网龙获得了普罗米休斯在海外的学校市场。根据当时的报道,普罗米休斯在当时已经覆盖了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覆盖130多个教室。通过收购普罗米休斯迅速建立了海外市场的布局,收购成熟型公司获得了教育行业的收益,也借此为其后续的产品进入海外市场打通了渠道。

  2018年4月,网龙又收购了Edmodo。根据当时报道,Edmodo拥有全球超过9000多万用户,覆盖192个国家和地区的40多万所学校。

  除了这两笔收购外,网龙还收购了其他的一些教育科技服务,比如一些教育游戏类项目。也可以看出,网龙在教育出海服务上的决心是坚定的。

  2019年伊始,印度最大的教育科技公司BYJU‘S宣布收购美国的儿童教育科技公司Osmo,交易价格为1.2亿美元。在借助资本,尤其是海外资本的力量上,BYJUS也坦诚,公司的下一步发展就是海外市场。恩佐2注册

  纵观印度教育科技市场,K12、职业考证培训依然是本国的投资重点,尽管在最近几年出现了一些儿童教育科技公司获得了投资。但是这些公司都无法帮助BYJUS迅速地进入海外市场,尤其是帮助他们进入美国市场。而很显然,收购像Osmo这样的拥有成熟产品体系,并且拥有不错消费品牌认知的公司是明智的,况且1.2亿美元的价格也并不是非常高的价格,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

  类似的案例还有体育健康培训的独角兽公司ClassPass。2019年1月,ClassPass收购了亚洲最大的竞争对手GuavaPass。通过交易,ClassPass将收购GuavaPass在亚洲11个城市和地区的业务,包括新加坡、曼谷、迪拜、香港、雅加达、吉隆坡等。GuavaPass只是ClassPass全球扩张道路上收购的其中一家公司。在用金钱换时间成本的思路上,BYJUS、ClassPass这些公司都想得非常明白。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1999年发布的Understanding the Digtial Divide(了解数字鸿沟)的报告,当前的世界经济格局整体上在朝着知识型经济的方向发展,但是我们依然看到在数字技术的使用率方面,全球各地的差异还是非常显著的。

  数字鸿沟不仅体现在宏观层面(如国家经济)方面,也反映在了微观层面(如家庭、个人)。在家庭层面,影响数字鸿沟的因素主要有两个:家庭收入和教育水平。其他因素如家庭规模、家庭类型、年龄、性别、种族、语言背景以及家庭所在地域也是影响家庭数字鸿沟表现的相关因素。

  在OECD的报告中也提到了政策和管理体制改革对于改进数字鸿沟的作用。鼓励各国通过自由竞争而带来的价格的下降以及提供创新的产品。同时,OECD的报告中也提到发展中国家在市场自由竞争方面做出的努力。

  此外,OECD还鼓励各国通过扩大和加强基础设施的建设,鼓励更为广泛地传播和获取信息,提高个人和工人的技能。重视公共图书馆的建设,降低人们接触信息的成本。改善的信息获取能力,并重视职业培训。

  基础设施除了软硬件设施外,还包括用户的使用习惯的改变。根据ComScore的最新报告显示,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移动互联网接入率排名最高,均超过了90%。巴西和阿根廷的移动互联网接入率也达到了85%和78%。另外,在无线宽带网络接入普及率和速度方面,全球各地也是层次不齐,甚至根据一些调查显示,欧洲的一些国家的校园接入网络技术还是非常早期的技术,校园网络接入速度也并不快。

  根据普华永道的一份报告显示,来自亚洲和中东地区的移动支付普及率增长速度领先全球其他地区。泰国在2019年的移动支付普及率达到了67%,越南也达到了61%。

  我们可以看到在今天印度的教育科技融资金额最多的公司中,几乎都提供移动端的应用。尽管这并不是绝对的,比如BYJUS这家目前估值最高的印度教育科技公司还会为印度一些网络并不发达的地区提供基于手机SIM卡的教育内容服务。

  在寻找教育出海的时候,也包括了学生、老师、学校等使用到的各种软硬件学习产品。我们也把这些都归到基础设施里。以Chromebooks教育平板电脑的生态为例,一方面让学习者、教学者有了更加容易使用的内容创建或生产工具,另外,也需要有更多的内容提供商将自己的内容更加的开放。Chromebook为主的开放平台能让更多的传统PC厂商参与到教育市场中,同时也借助大家的力量共同推动市场普及,也刺激了同行同类产品的价格下降,这一点整体上是对行业是有促进的,让更多的人群能够体验到最新的教育科技服务。

  在过去的数年里,我们看到了印度、东南亚地区教育创业投资市场的迅速崛起,看到了包括巴西、尼日利亚等拉美、非洲地区的国家,出现了教育类的上市公司和独角兽公司,资本也逐渐将目光投向了这些新兴地区。

  在过去数年,我们看到了包括印度、东南亚地区整个科技产业投资规模的迅速增长,同时也带动了包括教育科技在内的投资数量、投资规模的增长。印度最大的教育科技公司BYJUS的估值目前已经达到了80亿美元,东南亚也出现了如以Topica Edtech为代表的大型教育科技创业公司。而这些在仅仅5年前是很难想象的。

  仅仅在过去的2年时间里,离我们上万公司远的巴西出现了2家教育公司登陆美股市场。Arco Platform的主要业务是为巴西的私立学校、K12学校等提供完整的教学解决方案,包括了教育内容、教学顾问服务以及通过其学习平台所提供的印刷和数字化格式教育内容的解决方案。

  在2019年,巴西另一家提供医疗教育的公司Afya登陆纳斯达克。Afra开发并提供了基于技术驱动的创新医学教育方法,为大学本科生、医院医师、研究生学位以及继续教育项目等学习者提供服务。

  2019年,尼日利亚教育科技初创公司uLesson获得了310万美元的投资。uLesson目前主要在尼日利亚、恩佐2登录加纳、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冈比亚等国推出为西非课程量身定制的预录教学视频库。

  而早在2016年,UNICAF获得了1200万美元的融资。主要是用于帮助UNICAF在非洲学习中心的建设以及马拉维大学的落地。尽管UNICAF严格意义上不算是总部位于非洲的教育公司,但是通过和美国、英国和其余欧洲教育机构的合作为非洲的学习者提供优质教育服务。

  最后,我们也说说究竟什么是教育出海?映魅咨询认为主要是看机构和用户(学生)发生交易的地点在国内还是海外,无论发生交易的场地是在线上或是线下。按照这样的定义,对于大家可能比较有争议的,如出国留学机构算不算教育出海。我们认为,恩佐2娱乐登录留学中介和学生之间的交易是发生在国内,再将学生送往海外,因此不算是教育出海。而那些提供留学后服务的机构,如提供海外学生当地租房等,因为发生交易的场所已经在海外,因此可以归如教育出海的范畴。